1塊錢就能買家公司?

2022-04-04 19:23 來源:互聯網

前段時間,南京西祠胡同這個古早的名字居然上了熱搜。這個曾經國內第一家大型論壇,如今居然混到要大甩賣的地步。

但大家還來不及感慨青春易逝,就發現事情有點不對頭啊。

南京西祠胡同 500 萬股股份,居然只要 1 元就能到手 。沒有什么喊朋友砍一刀之類的彎彎繞繞,報名即可參與。

有這種便宜能少得了世超我?世超馬上又去多了解了一下,發現這 1 塊錢買家公司,還是灑灑水啦。

實際上, 你這 1 元甚至還能買座城堡。讓我來告訴你,你都錯過了多少。

在德國薩克森,一座阿馬林古堡的主人,咱們的敗家子恩斯特 · 奧古斯特王子。決定用 1 歐元的價格,賣掉家族留下來的這座城堡。

你沒有看錯,一個擁有 135 個房間的家族古堡,只需要 1 歐元你就能收入囊中。依山傍水的環境不說,光里面的藏品,據說就能賣到 700 萬歐元。

當時就給他爹氣的夠嗆,直接把這傻兒子告上了法庭。

不光有德國王子甩賣城堡,還有英國家族 “ 賤賣 ” 銀行。

當初權傾一時的巴林家族創辦了一家貴族銀行 —— 巴林銀行。這個五代家族經營的 英國銀行巨頭,曾經的 英國證券首席發行商,最后也以 1 英鎊的價格超級大甩賣了。

咱國內也不少見啊,尤其是在房地產行業,連中石化都在 1 元 “ 賤賣 ” 自己的房地產公司。2021 年 4 月的時候,中石化以 1 元的價格轉讓了自己管理的一家房地產開發企業。

好家伙,就算是詐騙,我這一塊錢投的也值了啊,最多晚飯少吃個饅頭。

但世超低頭看了眼自己的錢包余額,這便宜真的這么好占嗎?

事實上, 不光你這 1 塊錢可能會打水漂,甚至可能轉頭就背上了幾百萬的債務。

1 英鎊大甩賣的德國古堡,背后是每年 2300 萬英鎊的修繕和維護費用,連德國貴族王子都說養不起了。

而 1 英鎊出售的巴林銀行就更牛逼了,背后連帶著 6 億多英鎊,約等于 50 億人民幣的債務。

確實。。這公司老板也不是傻子啊,公司沒點問題,人能白給我嗎?

其實你仔細看看南京西祠胡同,會發現這家伙負債率已經快直逼 240% 了?傎Y產 186 萬,結果欠了 400 多萬的債。

表面上來看,我們 1 塊錢得到了一家公司,這波血賺。

實際上,我們不光得到了人家的公司,其實也連帶著得到了公司的債務。

所以一般只有公司資不抵債,凈資產為負的時候,才會選擇 1 元錢轉讓。說白了就是公司賣了都還不了欠的錢,這樣的公司 資產評估都是 0了,股東更一毛錢都分不到。

總結來說就是,1 塊錢買了一屁股的債。

哎,那肯定有差友好奇了,買個爛攤子回去干啥,哪個大怨種會上趕著去給他們擦屁股呢?

說到這個,首先要先講講收購狂魔—— 寶潔。

主打多品牌戰略的寶潔,旗下有超過 300 個品牌,甚至你已經不知不覺在使用它們的產品。反正我的浴室,已經被寶潔 “ 統治 ” 了半壁江山了。

但是,這 300 個品牌中,我們真的有印象的就只有沙宣、飄柔之類有一定知名度的品牌,往夸張了算也就 100 多個,為什么剩下的品牌我們甚至都沒有聽說過呢?

其實有一部分品牌會被寶潔收購后,會直接雪藏。

在上世紀 90 年代,在美國靠著象牙肥皂一炮而紅的寶潔,來到了中國市場。當時不光是寶潔,聯合利華一類的外資公司,都開始涌進中國。

那時,很多國內的中小廠都存在資金短缺,甚至負債的情況。于是,這些外資公司為了盡快切入中國市場,就開始了一場 瘋狂合資收購。

當時,洗衣粉行業流傳著 “ 南有白貓,北有熊貓” 的說法,熊貓牌洗衣粉在當時已經算是響當當的牌子。但有一段時期,熊貓牌遇到了資金緊張的問題。

這個時候,寶潔看準時機,買走了熊貓 60% 的股份和 50 年的品牌使用權。

你以為寶潔買它是為了救它?只能說還是太單純了,實際上寶潔完成收購之后,用了一系列騷操作把它搞黃了。

這些外資企業先禮后兵,打得一手好算盤。先收購,再 “ 殺死 ” 這些本土品牌, 好給自己的市場鋪路。

寶潔不光奉行不推廣、不擴產的策略,甚至還故意抬高售價,強行讓消費者流失。。 好讓他們去買寶潔的自主品牌,例如汰漬洗衣粉。

最后,雖然北京日化二廠不惜一切代價,在 2000 年把熊貓牌收了回來。只是,被雪藏了 6 年之后,熊貓牌很難東山再起了。

但像寶潔這么騷的操作,還是比較少見的。更多公司買下這些爛攤子,單純就是覺著,收購后自己真的能賺到。

說白了,就是買方覺得: 你這公司雖然欠了點錢,但我覺得我努把力還能救一救。畢竟你這公司還有這么多工人和設備在呢,我撈點基礎建設回去也好。

比如 90 年代的一部分外資公司,收購這些負債的中小廠,就是為了利用其現成的 生產線和工人。

同樣的,還有當年中安實業收購 中國第四大運營商長城寬帶。

2020 年鵬博士以 100 萬的價格,把 11 億收購的長城寬帶打包 “ 賤賣 ” 給了中安實業。所有人都知道長城寬帶的結局必然是悲慘的,但沒想到會是這么離譜的結果。

這個曾經最大的民營寬帶運營商,憑借一手低價策略,在當年瘋狂擴張。15 年凈利潤就能到 3.24 億元,有著超千萬的用戶和 90% 的網絡覆蓋率。

然而,因為瘋狂注水的寬帶,和戒網神器的名號,最后成功把自己的品牌搞黃了。

2020 年,長城寬帶 39 億的總資產,負債卻達到驚人的 38 億,基本上凈資產就是 0 了。 再努把力,直接就能 1 元轉讓了。

在我們眼里當然是爛攤子,但是中安實業覺得里面有利可圖。根據,他們的官方說法,長城寬帶可以給他們帶來:

一方面發展了這么多年的長城寬帶,在各個小區里都有自建的 通訊設備。收購之后,中安實業就能直接白撿這些成熟的基建了。

另外就是長寬自帶的龐大的地推人員。簡而言之就是有 專業團隊,天天走基層,經驗豐富。

收購之前的中安實業,幻想的很美好。依托長寬原有的設備和人員,可以構建一個用戶 “ 線上購買 + 線下體驗” 的完美服務。

然而, 2022 年的我們,已經知道了這場收購的結局。長城寬帶還是沒有站起來,F在,大家對于長城寬帶的看法還是:

長城!老子的網又去哪了!

但長城已經算是幸運的了,更多低價打包轉讓的公司,直到最后都沒有辦法出手。

“ 胡同 ” 里曾經也是人聲鼎沸過,但南京西祠胡同的交易掛牌掛到現在,一個報名參與的人都沒有。 更多時候,無法轉讓才是這些企業的標準結局。

在時代中被淘汰,最后低價拋售的品牌,實在有太多太多。但是更多的人,也只能無奈地接受現實的到來,就像 西祠胡同的創始人響馬。

不管人們再怎么緬懷過去,也不得不接受, BBS 時代已經過去的產物這件事。

“ 胡同 ” 里就是再無人聲。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