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打工人”薪酬曝光!人均年薪最高68萬,最少26萬

2022-04-04 15:29 來源:互聯網

隨著年報披露進入中場,備受關注的銀行員工薪酬情況隨之浮出水面。

截至目前,60家A股、H股上市銀行中,已有40家完成年報披露。券商中國記者梳理數據完整的37家銀行(包括6家國有大行、8家股份行、16家城商行、7家農商行)發現,大部分銀行的人力成本支出均有所提升。

與此同時,銀行業增員成為普遍選擇。有可比口徑的37家銀行去年合計增員超過1.6萬人,規模與上年基本相當。新增員工主要分布在業務營銷、信息科技、新設分支機構等方面,柜員、低學歷員工群體則繼續優化減員。

人均薪酬方面,整體來看,前述37家上市銀行只有7家人均薪酬出現下滑。其中,機制靈活、市場化程度高、分支機構集中于發達城市的股份行人均薪酬繼續普遍高于其他類型銀行。

其中,招行以近68萬元的人均薪酬穩居第一,中信銀行、興業銀行人均薪酬也分別在58萬元、57萬元左右。同時,在港上市的瀘州銀行人均薪酬超過59萬元,僅次于招行。平安銀行則在去年凈利潤增速位居股份行第一、人均創收升至430萬元的情況下,人均薪酬反而同比減少3%,至55.1萬元。

與高薪酬相匹配的,是高額的人均產能。其中,多家股份行人均創收超過330萬元,與其他類型銀行拉開較大差距。

人力成本繼續增加

就計算方法而言,銀行的員工薪酬主要體現在利潤表中的“業務及管理費”欄中的“員工費用”,也有銀行稱之為“人力成本”、“員工成本”、“員工薪酬”等。

“員工費用”再具體細化為工資獎金,以及社保、五險一金、工會經費及培訓費等項目,其中細化項目中的“工資獎金”屬于我們通常所說的員工工資,其他細項則統稱為福利。

根據披露,前述37家銀行中,只有在港上市的廣州農商行、威海銀行、哈爾濱銀行人力成本略有減少,其余銀行悉數加大了人力資源投入。

其中,常熟銀行、瀘州銀行、廈門銀行、興業銀行全年人力成本增幅都在20%左右,23家銀行人力成本平均增幅在兩位數以上。

中信銀行副行長王康在該行年度業績會上,對人力成本較快增長的解釋頗具代表性。他表示:

一是效益增長了,全行凈利潤增長13.6%,按照工資效益掛鉤的原則,工資、獎金計提有一個提高;

二是去年加大科技人員的投入,科技人員的增長帶動了人工成本增長;

三是存在不可比因素,一些受疫情影響階段性減免的員工社會保險優惠政策在2021年到期。

數據顯示,中信銀行去年員工成本同比增長15.9%。“扣除不可比因素后,今年的增速可能就會下來。”王康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從結構上看,在人力成本集體大漲的情況下,“工資獎金”增幅高于總人力成本增幅的銀行并不多,僅有招行、光大銀行等極個別銀行。

以招行為例,去年該行員工“工資獎金”增幅接近18%,“工資獎金”在全行員工費用中的占比也從75.8%升至77.3%。這意味著,對員工來說,實實在在到手的工資更多了。

股份行人均薪酬高

人均薪酬方面,按照等效人力計算,在已披露年報、且有可比口徑數據的37家上市銀行中,股份行處于絕對領先水平。

其中,招商銀行去年人均薪酬接近68萬元,同比增長4.5%,穩居上市銀行第一位;中信銀行、興業銀行人均薪酬也分別在58萬元、57萬元左右;浙商銀行、平安銀行略高于55萬元。

此外,渤海銀行、民生銀行去年人均薪酬分別接近53萬元、52萬元;光大銀行雖然增幅明顯,但人均薪酬仍不到47萬元,居股份行相對低位。

同期,上市城商行人均薪酬在37萬元左右。其中在港上市的瀘州銀行僅次于招行,人均薪酬超過59萬元,不過該行薪酬結構中的“工資獎金”占比只有70%,不算太高;徽商銀行、蘇州銀行人均薪酬也在45萬元左右。哈爾濱銀行、威海銀行人均薪酬則只有27萬元左右,居上市城商行靠后水平。

農商行人均薪酬則在34萬元左右。其中,在港上市不久的東莞農商行以接近47萬元的人均薪酬高居農商行第一;同處廣東省的廣州農商行由于業績表現不佳,去年人均薪酬降至28萬元。

再看國有大行,雖然員工費用支出絕對規模大,但由于員工人數眾多,人均薪酬普遍在31萬元左右。其中,交行去年人均薪酬超過40萬元,位居國有大行第一位。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中國銀行H股年報,該行最高薪酬人士的全年薪酬高達2000萬元以上,中信銀行亦有1名員工年度薪酬超過1000萬元,堪稱銀行業“打工皇帝”。

同比來看,前述37家上市銀行中,只有7家銀行人均薪酬同比下滑。其中,平安銀行在去年凈利潤增速位居股份行第一的情況下,人均薪酬反而同比減少3%,至55.1萬元。

此外,廣州農商行、威海銀行、哈爾濱銀行3家H股銀行由于全行人力成本減少,人均薪酬降幅也較大;盛京銀行、東莞農商行則受人員擴張影響,人均薪酬有所減少,其中東莞農商行于2020年底完成對潮陽農商行的并表管理,去年集團口徑員工人數增長40%以上。

高薪酬對應高產能

整體來看,上市股份行、城商行人均薪酬處于銀行業前列,這背后有其客觀因素:

一是上市股份行、城商行的分支機構、員工相對集中,且主要分布在國內主要城市,勢必要提供更為可觀的薪酬吸引人才加盟。

二是不同類型銀行的員工基數與學歷構成也并不一致。以扎根于鄉村的農商行為例,小微業務對人員的依賴性強,員工基數普遍較大。

國有大行員工數量更是動輒以十萬計。其中交行、郵儲銀行本科及以上學歷員工占比分別達85%、80%,中行、建行分別在79%、74%左右,工行、農行分別僅70%、63%。

反觀上市股份行、城商行,本科及以上學歷的員工占比均高于85%,不少甚至超過90%。上市農商行此類員工占比則在80%左右。

主觀上說,相對于國有大行,上市股份行、城商行機制更為靈活,也更為市場化,面對較為激烈的市場競爭,為吸引人才,提供的待遇也較為誘人,尤其是高管及業務骨干等關鍵崗位的薪酬。

更為重要的是,與高企的人均薪酬相匹配的,是上市股份行、城商行高額的人均產能。

數據顯示,多家股份行人均創收超過330萬元,與與其他類型銀行拉開較大差距。平安銀行去年人均創收更是超過430萬元,同比提升近6萬元,繼續位列第一;興業銀行緊隨其后,人均創收超過362萬元,增幅也位居上市銀行前列。

城商行中,徽商銀行、重慶銀行人均創收分別約332萬元、320萬元,處于領先水平,高薪酬的瀘州銀行人均創收也接近290萬元。甘肅銀行、中原銀行去年人均創收則只有121萬元、128萬元。

而國有大行人均創收普遍在200萬元左右,其中農行不到160萬元,交行去年人均創收則接近300萬元,為國有大行最高,這與該行較高的人均薪酬也相對應。

上市農商行則受員工基數較大、科技能力相對較弱等因素影響,人均創收普遍在200萬元以內。其中,重慶農商行、張家港行人均創收在195萬元左右,相對較高;常熟銀行因小微業務團隊較為龐大,人均創收僅112萬元。

銀行還在減員嗎?

看完薪酬及均產,最后看前述37家上市銀行員工人數變動情況:25家銀行增員,12家銀行減員,全部37家銀行員工數量增加超過1.6萬人。

整體來看,銀行員工的增加普遍出現在業務條線、信息科技、新設分支機構及收購兼并等方面。

以招行為例,去年該行員工總數突破十萬大關,全年增加近1.3萬人。其中零售金融條線增員8780人;研發人員增加1161人,全行總研發人員突破萬人。

值得注意的是,從學歷結構上看,招行去年?萍耙韵聦W歷員工增加近6000人。據了解,這主要是由于該行將此前為信用卡中心提供外包服務的公司納入控股,導致低學歷員工、零售條線員工數量均較快增長。

除招行外,興業銀行去年?萍耙韵聦W歷員工也增加近4500人,而同期全行增員不到3000人。同時,去年該行科技人員也實現倍增,全行科技人員占比升至6.45%,而按照該行規劃,到2025年末全行科技人員占比要超過10%。

普遍增員的同時,銀行業繼續推進員工結構的調整。整體來看,銀行業減員的人群特征較為一致,且主要集中于三類員工和崗位:

一是可替代性比較強的崗位。譬如大堂經理、柜員、保安、現金清收、電話客服、信用卡銷售等崗位,這些崗位有可能是正式員工,也有可能是派遣員工。

這些崗位員工薪資水平不高,對銀行的創收貢獻相對較低;隨著電子渠道替代率的不斷上升和客戶偏好的轉變,銀行也裁撤了低效益網點,并推進網點向輕型化、智能化轉型。

不過,銀行網點的轉型不一定是直接采取裁員的形式,而是推動傳統的柜面結算人員轉崗客戶服務和營銷,解放柜面生產力。但這種方式也勢必造成部分轉崗員工難以適應角色的變化,進而被動或主動離職。

以農業銀行為例,去年該行整體減員近4000人,其中柜面人員、技能人員合計減少超過1萬人,同期營銷人員則增加超過6000人。中國銀行去年綜合營銷服務與柜員數量也減少近5000人,而全行減員數量不到3000人。

二是出于提質增效、縮短管理半徑的考慮,銀行選擇精簡內設機構,壓降中后臺機構和人員占比,部分管理崗位、運營人員的數量相應減少。

三是教育背景不占優勢的員工。譬如農行、工行去年?萍耙韵聦W歷員工分別減少約1.5萬人,建行、郵儲銀行?萍耙韵聦W歷員工數量也分別壓降約6500人、5000人。

數據顯示,國有大行整體繼續延續減員步伐。去年六大國有銀行合計減員近1.1萬,累計減員規模創近年新高。其中,工行、農行分別減員約5700人、3800人;建行則延續了增員步伐,去年員工數量增加超過2000人。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