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分析:俄軍在烏克蘭有何戰略轉變?

2022-04-04 20:01 來源:互聯網

4月4日報道法國國際關系與戰略研究所網站3月30日發表題為《俄羅斯在烏克蘭有何戰略轉變?》作戰計劃必須致力于攻擊敵人的重心,同時保護自己的重心,并能根據情況進行調整。

政治決定戰爭目標

如何理解俄羅斯軍隊在烏克蘭的兩次戰略轉變?一次是戰爭開始3天后,另一次是在3月26日,當時俄羅斯副參謀長宣布今后的重點將放在頓巴斯。

要知道,在一切沖突中,政治決定了戰爭的目標,軍方隨之制定作戰計劃,然后交由軍隊來執行。

政治目標通常是捍衛一個國家認為是其重大利益的東西。從很長時間以來,至少從2007年慕尼黑會議以來,普京便制定了他的第一個戰爭目標:讓美國聽到自己的聲音,如有必要可動用武力,以在多邊框架內被承認是一個國際參與者。第二個戰爭目標是在2014年烏克蘭危機和塞瓦斯托波爾港口使用合同受到威脅后出現的:俄羅斯的海上出口必須得到保障和正規化。

因此,戰爭的目標很明確:向北約展示武力,同時迫使烏克蘭以及國際社會通過一項條約,永久承認俄羅斯對克里米亞的完全主權。普京在參戰前提出的其他目標(去納粹化、生物實驗室、支持自行宣布成立的“共和國”等)主要是為國內宣傳提供論據,或向國際社會提供理由。

圍繞重心調整作戰

作戰計劃必須致力于攻擊敵人的重心,同時保護自己的重心,并能根據情況進行調整。

這就解釋了攻擊軸為什么分散。北部兩條軸線在基輔匯聚,因為那里是烏克蘭的重心,是其政府所在地,俄方試圖通過空襲市中心來控制這里。

空襲因遭遇城市保衛戰而失敗,再加上媒體對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報道,這些完全改變了人們對烏克蘭重心的看法,F在,對俄羅斯人來說,受到西方支持的澤連斯基總統必須是自由的,且必須進行談判,以期他能“自愿”而非作為囚犯被迫承認關于克里米亞的協議。而俄方必須削弱烏克蘭軍隊,以此來推動澤連斯基進行談判。至于俄羅斯在烏克蘭的重心,仍然是在南部,從克里米亞延伸到頓巴斯,需要一個特別機制來保護后者。

因此,從2月27日開始,俄羅斯開始了第二階段行動,進入到一場消耗烏克蘭潛力的持久沖突中。他們通過部署威懾力量來保護自己的側翼不受北約攻擊,之后在烏克蘭的北方和南方都部署了比起2月24日至27日間快速投放的部隊更加強大的第二梯隊。從3月1日開始,很明顯,俄羅斯人不再試圖進入基輔或哈爾科夫。占領這些城市需要1∶4的力量對比,這是不可能實現的(基輔有3萬名士兵保衛,因此需要有12萬名士兵才有攻占機會,這還是冒著損失巨大的風險)。但在北部城市周圍作戰,可以牽制烏克蘭軍隊并向南推進。

3月26日,俄羅斯方面宣布第二階段已經結束,他們在南部開始第三階段。但是,沒有證據表明烏克蘭的潛力真的耗盡。也有可能是俄羅斯人陷入困境。不管怎樣,不應從中推斷說俄羅斯人這是向南方撤退。在過去四個星期里一直騷擾基輔和哈爾科夫的北部軍隊將繼續留在那里,以牽制烏克蘭在北部的兵力。烏克蘭北部被占領土將被放在談判的天平上。

總而言之,俄羅斯的行動計劃似乎設計得很好,提供了根據形勢做出不同選擇的可能性?胺Q俄羅斯套娃計劃!

結果取決于執行力

現在剩下的就是執行了。此前的執行情況并不特別理想。無論在北方還是南方,大部分俄羅斯軍隊戰績不佳:戰場準備薄弱,沒有奪得制空權,攻擊行動中很少有地空配合。至于地面部隊,由于缺乏相關戰術情報,加上后勤、補給、故障排除和維護能力差等原因,效力大大降低。更重要的是,烏克蘭軍隊進行了頑強抵抗。

就政治目標而言,我們已經可以肯定的是,俄羅斯輸掉了對西方世界的戰爭,西方世界通過嚴厲的經濟制裁持續排斥俄羅斯。

但俄羅斯仍有可能實現第二目標,因為西方的支持現在沒有、將來也不會向烏克蘭提供必要的戰斗增援力量。澤連斯基明白,他無法加入北約。他還表示,關于烏克蘭的中立地位、克里米亞以及頓巴斯等問題的對話并非不可能,但他將捍衛自己的立場。

但是,俄羅斯軍隊還在烏克蘭的領土上。實際上,俄羅斯的戰略轉變將能讓俄軍重振旗鼓。隨著北方“進攻”的暫停,俄軍將自己置于防守位置,這在對抗中總是更加有利的。

俄羅斯在烏克蘭的勝利并非不可能。而烏克蘭將被迫地、間接地為俄羅斯面對北約國家的地緣政治失敗作出貢獻。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