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員潮襲來,誰在狠狠賺錢?

2022-03-26 14:58 來源:互聯網

“企業不是福利廠,裁員是正常的,近幾年行情確實比較一般,大廠為了保效益,自然會用裁員來瘦身。當身處這個環境,而裁員與否自身又左右不了時,如何未雨綢繆的降低裁員對自身的影響,才是我們應該思考與能把握的。”

雖然裁員的鐮刀已經架在大廠應屆生新人的脖子上,行業大佬紛紛表示日子不好過,但這個看似充滿危險的行業,對年輕人的誘惑力并未消散。

2022年,高校畢業生將首次突破千萬,裁員是行業內卷的結果,也成為求職內卷的理由。從互聯網流出的求職大軍,有相當一部分走向了國企。營銷娛子醬觀察到,如今的求職市場正走出一條K型曲線: 

大廠求職向上內卷,國企應聘向下避險。應征者只增不減,學歷門檻沒有上限。

一批已在江湖的大廠和國企員工嗅到了其中的機會,紛紛在各大平臺開啟求職輔導服務,正在成為K字里向上的那一豎,通過出售自己的成熟經驗套利,應對即將到來的35歲“紅線”,以及投資中概股的危機。 

Henry說:“這一代年輕人是在互聯網時代成長起來的,當真實存在的需求遇到符合價值的服務,產品熱銷自然水到渠成。” 

越裁員越內卷,“進廠”需求有增無減

騰訊的財報數據應該比Pony的腰間盤更有說服力一些。 

在經濟增長整體放緩,游戲行業遭遇嚴密監管的一年里,騰訊2021年凈利潤仍超1200億,實現了1%的同比增長。 

盡管這是近十年來騰訊凈利潤增幅最低的一年,或許也是整個中國互聯網行業黃金時代落幕的前奏,但這家行業龍頭的員工平均月薪仍超過7萬元人民幣,和年末的“陽光普照”股票激勵一樣,是鵝廠打入微博熱搜的保留節目。

據博爾捷人才研究院數據,互聯網行業年平均薪酬為170413元,2022年平均薪酬預計漲幅高達7.5%,能夠跑贏國務院預計的明年國民經濟增長目標,也高于精英云集的金融業和高歌猛進的新能源賽道。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