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電商,海外的電商市場火爆

2022-02-25 16:39 來源:互聯網

近日,出海DTC家居品牌Newme完成數百萬美元天使+輪融資,由華映資本獨家投資。本輪融資主要用于繼續提升TikTok渠道銷售規模,深化產品研發和自主品牌建設。 

這家成立時間不到兩年的跨境電商企業已完成三輪融資。前兩次分別為成立之初由云沐資本和執勢資本投資的數百萬人民幣的種子輪,以及2021年11月由惟一資本領投,青贏創投跟投的數百萬美金的天使輪融資。 

跨境電商的下半場,企業拼的是什么? 

01 Newme能成為“家具板SHEIN”嗎?

Newme成立于2020年11月,是一家面向北美年輕人,專注于通過TikTok渠道種草,以獨立站和亞馬遜店鋪為主要轉化陣地,供應鏈端通過自研、包款等方式進一步定義新品,打造DTC家居品牌。

其主要產品涵蓋燈具、廚房小家電、衛浴小家電和電動工具等,定位在30-100美金客單價的家居品類。

目前合作的品牌有:素士、品羅等優秀小米生態鏈品牌。

Newme背后的掌舵人是在電商領域摸爬滾打十多年的老兵--顧俊。

顧俊最早在京東待了快三年,之后去了樂蜂網,后來賣給唯品會。這段期間他主要做電商平臺新媒體內容,積累了一定的直播帶貨寶貴經驗。

工作五年之后,顧俊創辦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主要把日本、韓國美妝個護產品賣到中國,模式有點像拼多多或者微店。

在此期間,看到了品牌出海的巨大潛力,特別是印度市場,于是賣了這家公司,轉戰跨境電商。

但由于疫情因素,以及中印關系日趨嚴峻化,最后不得不放棄印度市場。

直到2020年疫情期間,身處美國的顧俊感受到當地線上零售的火熱。于是,顧俊火速創辦了如今的Newme。

經過幾個月的沉淀,Newme在2021年3月正式開始賣貨。

據顧俊介紹,目前Newme已累計在TikTok短視頻廣告投放超百萬美金,日廣告投放收入訂單峰值超過1000單,數個SKU單品銷售過萬件。

此外,Newme開設直播超500場,并實現1-2%的直播轉化率,按每場直播觀看人數3-6千計算,平均每場直播轉化五六十個訂單。2021年下半年開始,月GMV呈翻倍增長態勢,峰值近百萬美元。

Newme的產品以“新、奇、特”為主要賣點,希望借助直播平臺捕獲美國Z世代的心智。

但其產品多來自OEM代工或第三方采買,缺乏一定的品牌力。

顧俊表示,接下來Newme將集中50% 以上精力在自有品牌的研發建設,建立差異化的競爭壁壘,力圖實現 30%-40%的GMV占比。

只有打造自有品牌,增加產品稀缺性,才能不斷提高消費者在Newme的復購率,突破“產品出海”的瓶頸,實現“品牌出海”。

顧俊坦言,Newme的學習目標之一是SHEIN,那么,SHEIN的成功能否復制?

02 跨境電商的紅利何在?

當下的跨境電商或者品牌出海有兩大紅利,第一是供應鏈溢出的機會,第二則是新流量紅利。

1、新流量紅利

不同的渠道正在誕生不同的商業模式,特別是短視頻平臺當道的時代,演化出來許多新的零售、渠道以及品牌。

無論是短視頻也好,以往的圖文也罷,內容仍是搶奪消費者注意力最關鍵的一點。

內容為王的時代,品牌們可把握兩大紅利,即品牌種草紅利,流量成本紅利。

首先,流量成本紅利。

數據顯示,當前Tik Tok擁有超過10億的全球月活用戶,其中四成的用戶會在觀看Tik Tok視頻后研究相關產品并進行購買。

而背倚海外10億用戶群Tik Tok的渠道商,可以看到海量年輕人群,有投放展現紅利,無論做投放或者Tik Tok內容可以獲得大量便宜的曝光。

Tik Tok用戶數量的爆發式增長以及營銷高回報率,賦予跨境賣家們極大的想象力。和Tik Tok合作品牌及企業中,不乏有Nike、李寧、SHEIN等巨頭身影。

其次,品牌種草紅利。

以前營銷方式是品牌告訴消費者有幾個賣點,但是事實上很難告訴消費者可以改變什么樣的生活。

但通過內容形式種草,比如借助Tik Tok、Facebook、Google的投放,帶動的是品牌的整盤生意,在全渠道實現轉化。。

Tik Tok的優勢主要在于供應鏈整合能力、短視頻運營經營和基礎設施配備完善等方面。

例如,為了保證整體購物流程的流暢性,提高用戶體驗,Tik Tok給與中國賣家很大的支持,無論是物流費用、履約費用等補貼,還是降低新晉商家門檻,無不體現Tik Tok證明自己的電商帶貨能力。

不止Tik Tok,還有一些新型流量的渠道誕生,都有可能新品牌流量洼地。

2、供應鏈溢出的機會

現在的中國制造優勢不僅體現在廉價勞動力、巨無霸生產模式上,最重要是體現在供應鏈優勢上。

中國供應鏈有“大且全”的特點。聯合國界定了41個工業大品類,300+個子品類,而中國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擁有全部41個工業大品類的國家,在300+個子品類里也有200+個子品類做到了全球第一

在“大且全”的供應鏈基礎上,會形成群聚效應。

這種群聚效應主要體現中國的幾大典型的產業帶上,如順德小家電產業帶、佛山家具家居產業帶、曹縣漢服產業帶、福建運動產業帶等。

這些產業帶,基本上滿足企業們的一站式需求,讓他們想到就能拿到,拿到就能做好,做好就能發貨。

另一方面,消費者對即時性的需求,反過來倒逼了零售商的生產周期越來越快。

快時尚女裝跨境電商代表SHEIN能夠快速搶占北美市場,擊敗ASOS、Boohoo、Misguided、ZARA等品牌,其中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供應鏈優勢。

▲ 圖片來源 網絡 

據報道,在去年6月的預估單日銷售額突破7000萬美元,單月營收約為20億美元。

SHEIN能夠實現單日上新1000件新品,這是英國超快時尚品牌一周的水平。

而強大的前端上新能力,依賴的是背后供應鏈小單快反的水平。

SHEIN的部分業務在廣州番禺,這里正是全球最大的服裝紡織市場,成體系的大中型制衣廠和小型私人作坊遍地都是。

在一片紅海的海外服裝市場,SHEIN憑借低價和快速的供應鏈優勢開辟了新天地。

03 跨境電商發展趨勢

近年來,全球電商渠道交易規模不斷增長,線上零售市場因其可視化、便捷化、多元化等優勢規模在不斷擴大,電商滲透率不斷提升。

數據顯示,2020年全球電商渠道零售額為42800億美元,預計未來增速將保持較高水平,2020-2024年復合年增速有望達到10%;

其中,2020年中國跨境電商市場規模已達12.5萬億元,同比增長19.04%。預計2021年市場規模將達到14.6萬億元。

一些小家電企業借勢跨境電商,為自身賦能。去年7月開始,小天鵝、小熊電器、九陽等企業先后切入跨境電商業務。

在跨境電商進出口整體規模中,2020年出口占比達77.6%,跨境出口電商整體規模約為9.7萬億元,同比增長20.79%。預計2022年中國跨境電商市場規模將達15.7萬億元。

那么,大容量、高增長的跨境電商賽道,發展趨勢如何?

 

1、借助供應鏈優勢,助力中國品牌出海

國內擁有大量廉價勞動力、巨無霸生產模式,完善的基礎設施,共同為中國制造業的發展提供優勢,使得中國成為全世界最完善的工業生產制造體系的國家。

中國在產品的生產上具有豐富的經驗,可向全世界提供超高性價比的產品。

此外,在全球化趨勢和消費升級的促進下,我國跨境電商市場份額進一步向頭部企業聚集,市場集中度不斷提升。

越來越多的跨境出口電商持續強化品牌意識,深度運營產品的創新設計及對產品消費趨勢的把控,加強海外客戶對自身品牌的認知,拓展銷售渠道和完善供應鏈體系,通過提升產品的品牌溢價構建核心競爭壁壘。

2、海外倉的作用日益凸顯

隨著消費者對在線消費體驗的要求日益提高,海外倉的作用逐漸凸顯。

目前,主流跨境出口物流方式普遍存在配送慢、清關慢、易丟包、退換難等諸多問題。為了保證客戶購物滿意度,搭建完善的海外倉儲體系是有效解決以上問題的可選項。

所以說,具備一定技術與規模優勢的跨境電商企業將逐步加大海外倉儲體系建設力度,提升海外倉的運營能力,實現整個倉儲物流端的高效管理,進而提高銷售效率與庫存周轉能力,由此形成自身的核心競爭優勢之一,并借此筑起較高的行業壁壘。

3、跨境電商產品種類不斷豐富,提升營銷轉化率成為發展重點

我國跨境電商企業的數量增多和消費者需求的多樣化,促進跨境經營商品的種類不斷豐富。

目前,跨境電商企業的產品已覆蓋電子及通訊產品、計算機產品及相關設備、服裝服飾、家具家居、庭院園藝、寵物用品、母嬰玩具、汽車配件等領域。

在疫情期間,中國直播行業已成為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隨著“直播帶貨”消費模式的興起,越來越多的跨境電商企業將加快數字化轉型的步伐。

華映資本創始管理合伙人季薇表示,近年來受疫情等因素推動,海外電商發展迅猛,以TikTok為典型代表的流量平臺開啟電商化,未來會帶來巨大的市場空間。

最后,跨境企業深知唯有不斷加大產品研發投入,持續推陳出新,增加SKU數量多方位滿足客戶的購買需求,并加強老用戶的良好服務,才能提升重復購買率,提升營銷轉化率。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