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Meta未來前景

2022-02-05 21:43 來源:互聯網

Meta的問題是否只是它的問題,還是會有更廣泛的贏家和輸家?

 

受不及預期的財報影響,2月3日(周四),擁有Facebook、Instagram和WhatsApp的Meta Platforms(股票代碼: FB)暴跌26.4%至237.60美元,市值蒸發超2300億美元,為該公司2012年上市以來最差單日表現,同時以2320億美元的市值下跌創下上市公司最大單日市值縮水紀錄。

在Meta等科技股拖累下,納指2月3日下跌3.7%,標普500指數下跌2.4%,道指下跌1.5%,打破了此前連續四個交易日上漲的勢頭。

不過在一天后的2月4日(周五),亞馬遜又憑借13.54%的漲幅,令市值暴漲1913億美元,創美國上市公司有史以來最大的單日市值漲幅。之前的紀錄是在1月28日創下的,當時蘋果(AAPL)市值一日增加了1813億美元。根據亞馬遜2月3日盤后公布的四季報,其季度收入為1374億美元,與華爾街的預期大致一致,而盈利幾乎翻了一番,達到143億美元。超預期的業績表現令亞馬遜股價實現反彈,一掃3日下跌7.81%的陰霾。在亞馬遜帶動下,美股在4日也實現翻紅。

Meta是本財季第四家公布業績的科技巨頭。蘋果、微軟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此前都公布了異常強勁的業績,鞏固了他們作為美股市值第一、第二和第三的巨頭地位。亞馬遜也沒有令市場失望。而反觀Meta,其暴跌進一步拉開了與前述巨頭的市值差距,并被巴菲特的伯克希爾反超,在美股的市值規模排名從第六跌至第七。

一場完美風暴,Meta股民一年“白干了”

罪魁禍首是Meta在2月2日晚間公布的第四季度財報。盡管銷售額超出預期,但盈利低于預期——每股收益3.67美元,低于市場普遍預期的3.84美元,比去年同期的3.88美元下降 5%。

而且Meta對第一季度的業績指引令人沮喪:收入預計在270億美元至290億美元之間。相當于3%到11%的同比增長,即使是這一區間的頂部,也遠低于華爾街普遍預期的301億美元,更遠低于去年同期48%的增長。

《巴倫周刊》指出,Meta希望將自己重新定位為一家“元宇宙”公司,并在此改了名,但現在這些想法更多的是品牌效應,而不是實質內容,對于投資者而言,低于預期的廣告收入預測現在更為重要。

Meta周四暴跌抹去過去一年的漲幅

Meta面臨的是一場完美風暴。

該公司表示,廣告客戶的預算正受到通脹和供應鏈中斷的影響。不過鑒于Alphabet首席執行官桑達爾 皮查伊(Sundar Pichai)周三剛剛指出其廣告業務“持續強勁增長”,這種說法更加令投資者困惑。

然后是蘋果公司去年改變移動廣告規則、推出新的隱私政策,要求應用程序詢問用戶是否想要被跟蹤。這損害了Meta基于定向廣告的商業模式,并給收入帶來逆風。

但最大的問題似乎是人們在Meta旗下的Facebook、WhatsApp、Instagram和Messenger這些平臺上花費的時間越來越少,這將影響收入增長。這一方面是因為疫情隔離限制的放松讓人們更多地走出家門,另一方面也是源自TikTok等競爭對手的猛烈沖擊。

財報顯示,Facebook在2021年第四季度比上一季度減少了約50萬全球每日活躍用戶,月度活躍用戶僅持平。日活躍用戶環比下降,這在Facebook歷史上尚屬首次。

Meta的暴跌也令社交媒體股產生連鎖反應。包括推特、Pinterest、Spotify、Snap在內的其他社交媒體股票當日也遭受重創。

市場關心的問題是:社交媒體的使用是在普遍下降,還是僅僅在Meta?廣告支出是在全面下降,還是從Meta身上轉移到別的地方了?Meta的問題只是它的問題,還是會有更廣泛的贏家和輸家?

在2月3日盤后公布財報的Snap和Pinterest提供了一些積極的信號。在公布了超預期的財報后,Snap在2月4日間交易時段股價飆升近60%,創最大單日漲幅。受積極財報驅動,Pinterest的股價軌跡也類似,在3日盤后反彈21%,但4日日間交易時段漲幅收窄,最終收漲11.18%。

財報會六提Tiktok,追趕比從零開始更燒錢

值得重點說一下的是,TikTok對Meta的沖擊已經嚴峻到事關生死的程度。

根據追蹤互聯網流量的云基礎設施公司Cloudflare去年12月17日發布的《互聯網年度影響力報告》,TikTok登頂2021年互聯網訪問量最大的網站,力壓霸榜多年的科技巨頭Google。去年9月,Tiktok的月度活躍用戶達到了10億,用四年時間走完了Facebook八年的路。

摩根大通分析師道格 安姆斯(Doug Anmuth)在Meta季報后發表的研報中指出,Meta很少承認TikTok的崛起,但在最近的季度財報會中,這種情況發生了變化。根據Sentieo提供的文字記錄,在Meta的財報會上,TikTok被直接提到了六次,其中一次是由一名分析師提到的,五次是由Meta高管提到的。這比去年10月份第三季度財報會提到的兩次有所提高。

“目前還不清楚 Facebook 在 TikTok 上的轉變是為了監管機構的利益,還是為了提高透明度,但這些評論對投資者來說是值得注意的。”安姆斯說。

扎克伯格在財報會上說:“TikTok是一個如此強大的競爭對手,在擁有龐大用戶群的基礎上,還能繼續以相當快的速度增長。盡管我們的發展速度非?,但我們競爭對手的發展速度也相當快。”他承認,要追上TikTok需要一段時間。

扎克伯克公布了2022年的七個投資重點,包括Reels、社區信息流、電子商務、廣告、隱私、AI、元宇宙,其中Instagram旗下短視頻產品Reels被放在首位。Reels可以說是TikTok的克隆產品,也是Facebook迄今為止增長最快的內容形式和Instagram參與度增長的最大貢獻者。去年扎克伯格曾宣布,將把Reels作為Facebook產品體驗中更核心的部分,來服務于年輕用戶。

不過這也帶來另外的問題,目前短視頻的商業轉化率和利潤率要低于投放在新聞源或其“故事”(Stories)功能,而向這一商業模式的轉化將進一步拉低業績增長。

扎克伯克承認,Reels的商業化率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可能會比信息流業務低,但是假以時日,其總體用戶參與度還是會有很大的增長,Reels的商業化水平,相比長視頻而言,還是將不斷接近信息流和故事業務。”我們對此保持樂觀,這是推動我們持續努力和業務持續增長的動力,我們不會停歇,即使這意味著短期的業績增長放緩。”

投行Needham的分析師勞拉 · 馬。↙aura Martin)卻沒有這么樂觀。“我們擔心,在 Meta宣布的7個投資領域中,大多數都是對當前戰略劣勢(而非領先)的一種反應。”

例如,Reels是為了應對TikTok,圍繞特定主題和興趣的社區信息的平臺已經有Discord存在。電子商務投資是在追趕亞馬遜和Alphabet。投資廣告基礎設施是對蘋果公司政策變化和歐洲數據隱私法規的回應。

“問題就是(Meta)遲到了,正如它在提到Reels與TikTok競爭時所說的那樣,追趕市場往往比從零開始定義市場要花費更多的錢,”馬丁寫道。

如果元宇宙終將產生回報,值得賭一把嗎?

看起來,元宇宙像是Meta能否走出新的陡峭式增長曲線的最大希望。為了強調元宇宙的重要性,該公司去年10月甚至將名字從Facebook改為Meta Platforms。

Meta在本次財報中首次公布了Facebook Reality Labs(FRL)部門的業績,該部門負責虛擬現實和增強現實產品,以及“元宇宙”相關業務。2021年,該部門實現了23億美元的營收,全年經營虧損101.9億美元。

Meta首席財務官John Sines還表示,預計2022年元宇宙的經營虧損還將“顯著增加”。不難看出包括元宇宙的FRL業務仍將持續燒錢,盈利遙遙無期。

英瑞資產管理公司 J.Stern & Co的首席投資官Christopher Rossbach對Meta的元宇宙前景仍然很樂觀。他認為Meta在元宇宙方面的大規模投資,雖然當下令投資者感到不快,但這顯示了它在這個新領域成為領導者的能力和意愿,并終將產生可觀的回報。

Rossbach還認為,Meta 的收益之所以看起來如此糟糕,部分原因是因為它們與一年前的疫情嚴重時的超常增長時期相比。“盡管用戶增長放緩,成本上升,低于市場預期,但Meta第四季度收入和盈利能力的基本面表現仍強勁。”

對Rossbach來說,這次暴跌可能看起來是一個買入機會。“現在Meta的股價估值頗具吸引力,對長線投資者而言,任何進一步的挫折都將使其成為一個更具吸引力的機會。”

不過,從短期看來,市場似乎并不認為Meta暴跌后已經觸底。2月4日,Meta在日間交易時段再次下跌0.28%,收于237.09美元。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