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數字人進入職場后,表現如何?

2022-02-06 18:14 來源:互聯網

年底大家都在感嘆,請珍惜現在和同事內卷的日子,至少他們還是真人。因為已經有一批虛擬數字員工先后進入職場,和你搶業績了。

最近,被萬科萬科董事會主席郁亮的一條朋友圈刷屏了,截圖中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高顏值女孩,非常符合大眾的審美,繼而才發現她是一位虛擬數字員工——“崔筱盼”。

虛擬數字人,顧名思義,指的是具有數字化外形的虛擬人物,依賴顯示屏、全息投影等設備存在,而且虛擬人有類似于人類的外形、身份甚至是情感,能與現實世界交互。

想要擁有能夠感知人類情緒的虛擬數字人,尚且需要時間。就目前的發展,擁有身份和外形的虛擬人一度被資本看好,隨之一系列虛擬數字人概念股在資本市場大放異彩。數據顯示,自2021年7月以來,國內一級市場虛擬人相關的核心投融資事件已達到18次,預計2030年我國虛擬數字人整體市場規模將達到2700億。

但好景不長,沒有硬件支撐的虛擬人終究是在走下坡路。

2022年1月20日午盤,截至13:15,虛擬數字人板塊下挫。星期六(002291.CN)跌9.21%報17.85元,網達軟件(603189.CN)跌8.70%報20.36元,方直科技(300235.CN)跌7.96%報14.11元,中文在線(300364.CN)跌7.21%報12.61元等。

虛擬數字人進入職場,路其實并沒有那么好走。畢竟,職場如戰場,“初生牛犢”的虛擬數字人勢必會經歷社會的捶打。

職場并不歡迎虛擬數字人

每年不可避免的一個話題就是就業,“就業難”已經成了畢業生們常年掛在嘴邊的一個詞。根據調查顯示,2022年全國高校畢業生規模預計達到1076萬人,首次超過1000萬人,創出歷史新高。與此同時,我國經濟還面臨需求收縮、供給沖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2022年就業壓力較大。

在高校畢業生忙著投簡歷、找工作之際,有一批虛擬數字員工正慢慢各就其位,各司其職。

同樣擁有姓名、職位、工號的虛擬數字人,如今已經滲透到各個行業中。在各大公司不斷“內卷”的情況下,無疑擁有一位“高顏值”“高效率”的虛擬數字員工是自豪的。比如,自2021年底,百信銀行推出“AI虛擬品牌官”AIYA艾雅,隨之各大銀行紛紛開始布局虛擬數字人賽道,以求在金融消費場景中打造沉浸式服務體驗時搶占先機。

早在2021年9月,天貓官宣AYAYI成為阿里巴巴集團的首位數字員工,擔任天貓超級品牌日數字主理人。時至今日,AYAYI在小紅書共發布了91篇筆記,擁有12.1萬粉絲,25.6萬贊和收藏。其在商業價值上的表現也較為突出,截至2021年9月底,AYAYI已與超過35個品牌達成了商業合作,包括保時捷、法國嬌蘭、紀梵希、迪士尼等國際一線品牌。

很顯然,在這種情況下,打工人對于這個強勁的對手是不歡迎的,畢竟虛擬數字人占了打工人的“坑”,這無疑是加重了年輕人的就業焦慮。但從目前來看虛擬數字人在職場的工作范圍非常局限,只能代替真人進行內容生產和簡單交互。

清華大學新聞學院新媒體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沈陽也說,由于元宇宙產業還處于初期發展階段,具有新興產業的不成熟、不穩定等特征,存在多重潛在風險。當前元宇宙產業整體處于“亞健康”狀態,至少存在十大風險點,亟待產業和市場回歸理性。

那么反之,站在企業的角度來看,不能產生超出其本身制造價值的虛擬數字人其實是在燒錢的。從建模、AI、動捕、渲染,虛擬數字人的花銷無疑是巨大的。其中,目前3D 數字人建模依然需要大量的人工制作參與,整體制作效率相對較低。

簡單一個例子,根據了解,建成一個300m 左右的動作捕捉場地,需要配備超過40臺肢體捕捉設備、還有臉部表情捕捉設備、以及動捕服、攝像機、電視機等,整體造價超過200萬元。

這么看來,“高成本、低服務”的特點讓虛擬數字員工在職場中的底氣并沒有那么足。很顯然,作為職場新晉打工人,虛擬數字人想要真正融入職場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資本看好,但年輕人難買賬

從量子位發布的報告可以看到,進入職場的打工人,按照按照應用場景的不同,虛擬數字人又可分成服務型和身份型兩種。

身份型虛擬數字人,即虛擬偶像、VR Chat、虛擬形象構建應用等,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有柳夜熙、AYAYI、華智冰等。而服務型虛擬數字人,被定義為服務行業社會角色的虛擬化,目的是代替主持人、導游和購物主播等人工工種。

這就不得不提到《你好,星期六》中的虛擬主持人“小漾”,在百度百科中也出現了小漾的介紹,被稱為“湖南衛視首位數字主持人”。當然這不是綜藝節目首次加入虛擬人,《明日之子》中就曾出現過虛擬選手“荷茲”。和虛擬偶像不同的是,服務型虛擬數字人一旦加入職業屬性,就不得不接受大眾的評價。

而作為虛擬數字人主要的服務對象,Z世代的年輕人有著近乎嚴苛的標準。比如,一些網友評價,“虛擬主持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不僅給節目組所有工作人員增加工作量和工作難度,還讓舞臺有很強的割裂感。”還有一些網友更加犀利,“硬件沒有跨代進步軟件想都不要想,何況現在軟件都玩不明白。”

當然從節目的收視率也可以看出,即使有虛擬主持人的加入,也并沒有改變收視慘淡的現狀。從頭三期播出的播出效果來看,收視熱度逐漸下降,只有在第一期首播時破1,后續連掉,從0.67到第三期掉到0.65。

其實也不是這一屆網友變嚴苛了,只是大眾對新興科技不再輕易買賬。

華智冰事件的熱度雖然已經過去,但其所帶來的影響卻在持續發酵。從本質上來說,華智冰視頻只是小冰框架X Studio、X Avatar技術的具象化展示,目的是讓大眾更好的了解小冰三次元虛擬人超寫實短視頻生產線。但是由于大眾對AI技術的期待值過高,而產生了認知偏差。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年輕人對于虛擬數字人并不買賬,但并不妨礙虛擬人進入職場。比如,搭載著神舟十二號,與三位宇航員共同抵達空間站的數字航天員、數字記者“小諍”,帶用戶漫游三大空間站。還有,尚美生活的第一位虛擬員工“首席數字主理人”尚小美,承擔著探索如何 “讓所有人在任何時空都能住上好酒店”的職責。

從本質上來說,虛擬數字人的爆火肯定少不了資本的大力追捧。隨著創業公司和大廠的紛紛入局,融資事件不斷發生,虛擬數字人儼然將變成了下一個風口。事實上,資本雖然看好,但虛擬數字人想要獲得年輕人的青睞卻不容易。

虛擬數字人走不出國門?

相對于國內虛擬數字人的小打小鬧,國外卻連“數字廚房”都造出來了。

在2021年2度舉行的GTC上,國際圖形技術巨頭英偉達再次利用以假亂真的技術,騙過了眾人的眼睛。有消息指出,這次不僅演講者CEO黃仁勛是虛擬人,甚至連他身后的廚房都是假的。從大理石柜臺,到新古典主義壁龕烤箱,再到標志性的抹刀花束,沒有一件是真的物品。

通過Omniverse平臺所創造的動態虛擬環境“數字廚房”,讓人眼前一亮。在紀錄片中可以看到,黃仁勛與廚房一起“解體”,化成數字模塊,隨后“重組”后的黃仁勛出現在另一個背景中,繼續進行演講。

但事實上,根據英偉達的博客,在1小時48分鐘的發布會上,“數字人”只出現了14秒。而且根據了解,短短十幾秒的視頻,共有34個3D美工師和15個軟件工程師協同參與,總計近千工時,前后共制作了21個版本。很明顯,這一效果的呈現耗費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且耗時很長,但從技術層面來看,確實是圖像領域的一次巨大突破。

近幾年,全球虛擬技術市場增量明顯,但在針對虛擬人的布局上,各國的側重點也有所不同。

根據頭豹研究所數據顯示,2022年虛擬數字人市場規模將達到2000億元,預計2025年將達到近3000億元,而其中身份型虛擬人將在未來發展中占據主導地位。另據Research And Markets研究,預計到2028年,全球虛擬技術市場規模將達到5047.6億美元。

從虛擬數字人的發展現狀來看,相對于服務型虛擬人,變現能力更強的是身份型虛擬人,且發展更為成熟。尤其是美國,在應用方面重點打造虛擬IP。還有日韓等亞洲國家也主要落地在文娛方面,以打造二次元和娛樂偶像為主。而歐洲國家則更多的是服務于情感方面,場景集中在醫療康復、關懷陪伴等層面。

國內的虛擬市場最受歡迎的也是虛擬偶像,不管是從技術重點還是商業傾向,很明顯,虛擬IP依舊是發展重心。追溯到2001年,青娜的出現被大眾公認是國內最早出現的虛擬偶像。但在隨后的很長時間里,虛擬偶像的發展都沒有明顯的進步,直到洛天依的出現,才打破這一僵局。

但很明顯,為時已晚,國外虛擬偶像的發展已遙遙領先。虛擬IP的境地顯然并不好,但并不妨礙國內虛擬IP如雨后春筍般冒出來。同時身份型虛擬人也被各大平臺大力推崇,出現了虛擬主播、虛擬客服、虛擬教師、導航導覽等。

看似繁榮的背后,其實逃不過技術落差所帶來的行業差異性。身份型虛擬數字人只能用于內容生產和簡單交互的特性,尚且無法實現虛擬數字人在特定關懷類場景乃至通用化交互中,提供顧問、關懷、陪伴,以及事務處理等服務。

總而言之,不管是虛擬偶像還是服務型虛擬數字人,都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而現如今,虛擬人想要在職場混的不錯,依舊為時尚早。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