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大干三個月,留個的時間不多了!

2022-03-24 15:19 來源:互聯網

10年前,許家印在兩會上的一路小跑,讓國人記住了愛馬仕皮帶;如今,許家印又要跑起來了,三個月時間,他要和時間賽跑,更要讓恒大汽車的四個輪子跑起來。

3月22日晚9點,恒大召開了全球投資者電話會。會議前,“恒大系”三家上市公司同時停牌,相繼延期刊發年報,還曝出了恒大物業134億元存款成為質押保證金,被銀行強制執行一事,為這場電話會“加戲”。

中國恒大集團執行董事肖恩、非執行董事梁森林以及風險化解委員會委員陳勇出席電話會。并且提到,力爭7月底拿出重組方案。

作為恒大集團董事局主席的許家印并沒有出席這次會議,而是現身當晚召開的恒馳5量產動員大會。他喊出口號,要大干三個月,在6月22日一定要實現恒馳5的量產。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同一天,雙管齊下的恒大,向市場傳遞積極信號。憑借許家印在商界積攢的人品,各方寬限3個月不難,但是3個月之后,如果承諾不能兌現,下場就很難說了。

恒大境內外萬億負債

在電話會議上,肖恩首次披露,恒大境外直接債務折合約227億美元(約1445.49億元),包括中國恒大(3333.HK)發行的142億美元境外債券,旗下公司發行的52億美元境外債券,以及33億美元項目融資和私募融資等。此外,中國恒大境外主體還為部分境內融資提供過擔;蚧刭彸兄Z。

恒大境內的債務情況也不容樂觀。2021年中報顯示,中國恒大的總資產為2.38萬億元,總負債1.97萬億元。

因為房地產行業存在預售制,在購房者付款后,開發商交房前,該項目被記為房企合同負債,交房之后才能被確認為營收。截至2021年6月底,恒大的合同負債為2157.9億元。

財報顯示,恒大總資產中的“發展中的物業”和“可供出售的物業”合計1.4萬億元,占恒大總資產比例近六成。

而恒大有息負債規模為5717.75億元,有息負債即是指房企需要支付利息的總債務,包括短期借款、流動性借款、長期借款和應付債券等。截至2021年上半年,一年內到期的債務為2400.49億元,而恒大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只有867.72億元,不足以覆蓋短債。

來源:中國恒大財報

中國恒大的應付賬款及票據,總計超過了9511.33億元,同比增長14.71%。但應收賬款及票據僅1759.46億元。

此外,2021年10月,知名投行高盛曾推測,恒大可能有1萬億元的表外債務,包括債務和抵押貸款擔保、財富管理計劃、股權回售期權和未兌現承諾。盡管數額巨大,但高盛也表示,約90%是以抵押擔保和承諾形式存在的或有負債。

5大解決方案

這次會議中,恒大方面也明確提出了各類債務處置的方案,包括資產出售、信托機構“股權轉讓+托管運營的合作新模式”、為恒大各個板塊引入戰投等。

恒大高管證實,元朗和生圍與香港恒大中心兩個項目被擺上貨架。之前這兩個項目曾被恒大用來抵押融資。恒大高管稱,元朗和生圍項目正在與接管的債權人協商出售,香港恒大中心在與潛在買家接觸洽談。

而與信托公司合作,是恒大選擇的另一紓困方式。2022年2月-3月,恒大陸續將旗下廣州、重慶、南京等5個項目股權轉讓給了五礦信托、光大信托和中航信托三家央企。此外,也有廣州城投等國企相繼介入,接手恒大資產。

對此,中國恒大非執行董事梁森林表示,在當前公司流動性緊張的情況下,與信托機構“股權轉讓+托管運營的合作新模式”是維持公司有序運營、保障各方權益的現實選擇。

來源:罐頭圖庫

自恒大暴雷以來,旗下多家項目停工,去年9月,恒大曾立下“保交樓”的軍令狀。3個月后,恒大在2021年12月單月完成了3.79萬套交付工作。今年2月6日的新年開工動員大會上,恒大提出今年要實現交樓60萬套、約7000萬平方米的目標。

而“保交樓”方面,復工復產是前提。昨天,恒大方面介紹,截至今年2月末,恒大非冬歇項目復工率已達80%以上,并且有超過1700家的施工單位確認繼續合作。

為了緩解流動性危機,恒大也在為旗下公司尋求戰投。梁森林表示,公司正在積極推進恒大汽車(0708.HK)、恒大物業(6666.HK)的戰略投資者的引進工作。恒大正廣泛地接觸潛在投資人,努力實現恒大汽車價值修復;恒大物業總體經營穩定,合約項目共計3000多個,公司正在尋找戰略投資者。

知名地產分析師嚴躍進表示,此次電話會議對于恒大后續債務問題的解決具有積極的意義。尤其是明確了恒大旗下各個板塊后續引入戰略投資者等考慮,有助于各個業務板塊的風險化解和業績成長。從行業的角度看,恒大此次會議對于其他市場參與者等都有啟發。一是證明了和投資者加強信息溝通的重要性。企業在特殊的時期,應該有化危為機的能力,穩定經營、穩定投資者情緒,都將有助于后續企業風險的真正化解。 二是此前金融委明確了對房企金融風險化解的要求,恒大的電話會議和相關操作模式,都是比較經典的化解房企風險的思路,值得其他企業的學習。

豪賭恒馳5量產

許家印沒有出現在全球投資者電話會上,卻出現在了恒馳5的量產動員大會上,這是他給市場釋放的一個明確信號,也是目前許家印手上最重要的一張牌。

許家印提出:“汽車集團要日夜奮戰,努力拼搏,大干三個月,在6月22日實現恒馳5的量產。”

來源:罐頭圖庫

3個月時間,也是許家印最后的翻盤機會。

2月11日,在工信部發布的第353批新產品公示上,恒馳5電動車獲得銷售資格。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恒大汽車畢竟背靠恒大集團,依托地產傳統優勢,恒馳汽車可把恒大售樓部改造成展車廳,既節省了大量門店租賃、裝潢布置的成本,又能夠高速率建立其全國銷售網絡。

恒馳汽車CEO劉永灼曾透露,恒馳汽車正在快速籌建恒馳汽車展示體驗、銷售、維保修售后服務三大中心,包括36個恒馳展示體驗中心、1600個恒馳銷售中心、3000個自建及授權維保修售后服務中心,構建起龐大的汽車銷售渠道和售后服務網點。

景暉智庫首席經濟學家胡景暉表示,從恒大集團角度來講,恒馳汽車量產并實現銷售收入,相比于房地產板塊,是一個更可控、更容易形成良好財務數據表現的通路和方向。但對恒大來說,想要真正度過債務危機,關鍵仍在房地產主業上,包括開復工率、保交房以及后續的銷售回款,這對其解決債務危機的意義會更大。

諸葛找房數據研究中心分析師梁楠分析,從企業流動性來看,恒大的資金壓力較大,而汽車量產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引入戰投也需要一定的時間去洽談。因此,在量產期間,若遇資金鏈緊張,汽車生產或將不得不暫停。此外,從汽車產品布局來看,國內市場從低端到高端基本實現全覆蓋,恒大作為后來者將面臨一定的競爭壓力,量產成功后銷售局面如何也未可知。不過,若恒大汽車獲得了消費者的認可,將對恒大當前的緊張局面有積極作用。整體來說,此次恒馳5量產的決定對恒大來說既是機會也是挑戰,后續發展具有一定不確定性。

“丟”了的134億元存款暴露內控問題

本次電話會議,投資者格外關注的還有恒大物業“丟”了的134億元存款。

3月22日,恒大物業公告稱,在審核財報過程中,發現134億元的存款,為第三方提供的質押保證金,已被銀行強制執行。

來源:中國恒大公告

恒大物業是恒大集團旗下最為優質的資產之一,在管面積4億多平米,截至去年上半年,賬面上還有140.04億元現金。134億元存款“不翼而飛”,相當于恒大物業被掏空了。

能讓恒大物業拿出幾乎全部家底用做保證金,這位“神秘”的第三方一定和恒大物業關聯極為密切。

如此做法傷害的不僅是恒大物業,也暴露出了“恒大系”上市公司內控制度幾乎形同虛設——134億元的巨款不開股東大會、沒有公告披露就被莫名其妙的成了質押保證金,還被銀行強制執行走了。

物業子公司的錢包被人想掏就掏,人治色彩濃厚,上市公司的獨立性從何談起?這也將影響到市場對于物業公司的信心。當前上市物企多是上市房企的業務延伸,與母公司在業務、管理上關聯極深。因而,關聯方和關聯交易是上市物企被市場關注的重要一點。在房地產行業承受巨大壓力的時期,信心是尤為可貴的稀罕物。

另外,這140億元的現金還包括了恒大物業上市時所募集的部分資金。2021年中報顯示,恒大物業仍有44.95億元的募集資金尚未動用。

而根據上市公司監管規定,上市公司應當審慎使用募集資金,保證使用與募資投向一致,不得隨意改變投向。同時,要求上市公司防止募集資金被控股股東等占用或挪用。

針對這一問題,在全球投資者電話會議上,肖恩指出,為保障中小股東和各位債權人的知情權和監督權,恒大物業將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委聘專家對該質押保證金進行調查。并及時公告調查進展。

疫情反復,恒大復產復工的仍存一定變數,而復工也需要供應商支持。不過,由恒大引發的債務違約問題已經持續累及多家恒大供應商的業績。3月22日晚,又一家恒大供應商耀皮玻璃(600819.SH)披露1.29億元恒大商票無法兌付。在此之前,還有嘉寓股份、老板電器、廣田集團、兆馳股份等多家恒大上游供應商企業紛紛計提恒大應收賬款或商業票據減值。

盡管恒大資產正在處置變現,國資也有介入,但萬億債務的窟窿不是輕易能填上的。

行業周期底部,信心與現金同樣重要,任何風吹草動都牽動著恒大一眾投資人、債權人的心弦。

三個月后,恒大汽車能否量產,重組方案能否出爐,才是考驗恒大和許家印的真章。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