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清明:代客掃墓百元一次,老年人覺得沒誠意

2022-04-04 15:31 來源:互聯網

臨近清明,丁曉麗的工作也變得忙碌起來——代客祭掃。這個時間段,她預計每天需要幫20名委托人代祭掃,一天鞠躬不下200次。

每年的清明都是祭掃的高峰時節,然而,這兩年受疫情防控影響,各殯葬服務機構暫,F場祭掃和集體告別等活動,同時,網絡祭祀、代客掃墓、線上預約掃墓等新形式的祭祀手段開始流行。

丁曉麗是河南洛陽鳳凰山生態紀念園的一名工作人員。在她所在的墓園,代客祭掃的價格一般在98元至398元不等,委托人按照個人需求,選擇不同價格的項目。在她看來,盡管這種祭奠形式早就開始出現,但代客祭掃被社會接受、在各地成為主流,還是受疫情的影響。

在相關專家看來,新的祭掃方式不能完全取代傳統祭掃方式,卻是一種有益的補充。在形式上做一些貼近實際的變化無傷大雅。

代客祭掃升溫

4月1日早上6點多,丁曉麗整理好著裝,開車前往河南洛陽鳳凰山生態紀念園,和同事們代替客戶為已故親人掃墓。她是紀念園的工作人員,已經在此工作了6年。

清理墓碑環境、擦拭墓碑、擺放祭祀物品、敬香寄語、鞠躬致敬,丁曉麗將這些動作重復了數百遍。平常時候,她每天要替10名委托人祭掃,但到了清明節和寒衣節,代客祭掃的需求會增多,丁曉麗會接到至少20個訂單,一天下來,光是鞠躬就鞠了數百次。

做了多年的代客祭掃服務,丁曉麗積攢了不少經驗。接到訂單后,她會和委托人再三確定墓位區排號,逝者名字,祭品等等,這些信息很重要;擦拭墓碑時要跪在地上,最好從上往下擦,這是對逝者的尊重,但久了就會渾身酸痛;代祭掃視頻和照片盡量選擇多個角度,委托人能看得更清楚。

2020年清明時,丁曉麗曾接到一位洛陽本地客戶的訂單。半年前,他的妻子患癌去世,掃墓祭祖的時節,他卻因為疫情防控要求無法出門。這位客戶選了一項288元的代掃服務,特意挑選了白玫瑰和百合,還選了一款心形蛋糕。他特意交代丁曉麗,一定要擦凈亡妻的墓碑。

丁曉麗還接過一位20多歲女孩的訂單。女孩在外地上班,也因為疫情無法返回洛陽,她特意寫來一封長信,希望丁曉麗能念給已故的父親。信里寫到:父親你過得好嗎,我很想你,可我再也體會不到父愛了。讀完信件,丁曉麗也哭了,久久無法平復心情。

早在10多年前,代客祭掃就已出現,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由于外出受到限制,這種形式在各地逐漸成為主流。選擇代客祭掃的客戶中,年輕人最多,他們更容易接受這種新興祭掃方式,“老人還是覺得代掃沒有誠意。如果不是家里人去祭掃,心里會不舒服”。丁曉麗說。

網絡上,代客祭掃的話題也已經討論多年。一些網友無法理解,認為代客掃墓、云祭祀有違傳統,完全喪失了掃墓的意義,“這種變革不知是好是壞”;也有網友表示,目前疫情形勢嚴峻,總不能一刀切不許祭掃,只能暫時以這種方式寄托哀思。

在吉林省民俗學會理事長施立學看來,新的祭掃方式不能完全取代傳統祭掃方式,卻是一種有益的補充。施立學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隨著社會不斷發生深刻變化,移風易俗是大勢所趨,具體到中國的傳統節日來說,只要節日的內涵不變,在形式上做一些貼近實際的變化無傷大雅。

疫情下的清明節

代客祭掃成主流的背后,還是和當前國內部分地區疫情嚴峻復雜有關。

2020年清明節前,民政部就曾提倡推廣“云祭掃”、家庭追思、公益性代祭服務等。今年3月21日,民政部部署2022年清明節祭掃服務工作,要求各級民政部門和殯葬服務機構要強化做好清明節祭掃工作的組織管理和服務保障。

民政部再次提到,要進一步創新和細化便民惠民利民舉措,適當增加服務網點、便民窗口、祭掃專線,保留電話預約、線下服務等傳統模式,拓展完善網絡預約、代客祭掃等服務功能,保障特殊群體的祭掃需求。

近期,陜西、浙江、廣東、河南等多個省紛紛發布了清明祭掃有關的通知,多地明確提到,各殯葬服務機構暫,F場祭掃和集體告別等活動,并推出代客祭掃、網上祭掃等。不少墓園的“云紀念”服務平臺上,只要點擊親友姓名,即可進入紀念館,點擊虛擬祭掃,線上表達對親友的思念,還能為親友“放燈祈福”。

以哈爾濱為例,當地民政局推出了三種祭掃方式。除了代祭服務、互聯網+祭祀服務,還有共祭活動,各殯儀場館工作人員通過集體默哀、誦讀祭文、敬獻花環、懸掛黃絲帶等方式,代表所有不能親至現場的市民表達對逝者的悼念和哀思。

除了民間的祭掃受到影響,由官方舉辦的壬寅年黃帝故里拜祖大典也調整為線上舉辦,讓身處世界各地的華夏兒女共赴一場“云拜祖”盛典,敬拜祖先、慎終追遠。

中國新聞周刊梳理發現,各地殯葬服務機構推出的“代客祭掃”服務,包括公益性的集體代祭和有償代祭。北京天壽園官網推出了388 、688、988、1314元代客祭掃套餐,其中1314元代客祭掃套餐內容,不僅有玫瑰、點心、紅酒等道具,在9項流程中,除了常規的擦拭墓碑、擺放供品等,還會有誦讀寄語、敬酒、獻花。但無論何種套餐,最終墓園都會把祭掃結果通過拍攝照片發送至客戶微信。

丁曉麗介紹,價格不同主要體現在所用的祭祀物品上,“價格高的服務,供品會多一些,還添加了中國結、追思卡等。”

代祭掃、代磕頭的亂象

沒有門檻的私人代客祭掃也出現不少亂象。網絡平臺上,一些商家或私人用戶還推出了代磕頭、代倒酒、代聊天、代嚎啕大哭等形式的代祭掃服務,價格在幾百元到數千元不等,甚至可以視頻直播。

據紅星資本局報道,在閑魚等平臺上出現了代祭掃業務,從代掃墓到代嚎啕大哭,價格從200元到1000元不等,甚至有網友聲稱他們已成立了工作室,推出代祭掃業務。

這也引發網友質疑:掃墓獻花可以理解,但以代哭、代磕頭等形式謀取高額費用,是否有違公序良俗?另據媒體報道,在這個過程中,還出現假代燒、假代掃現象,他們通過假視頻欺騙客戶。

有專家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影響,委托他人代為祭掃,也是人之常情。另外,有償代掃也可以理解。但“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不能隨意定價或光收費不干活,這是違反契約精神的。

央廣網特約評論員胡欣紅認為,對這種打著代祭的幌子進行亂收費及詐騙的行為,必須依法依規給予打擊整治。“新業態”看起來似乎難以監管,其實不然。相關商家大多與公墓管理方有密切關系,各種要價在網上基本也有留痕。這有利于監管部門主動出擊、精準發力、有效清掃清明祭掃亂象。

此前,四川省消委會也發文提醒消費者,在接受殯葬、祭掃服務前,要多了解、多比較、多詢問,對服務者的經營狀況、誠信度、價格、口碑以及售后等進行綜合考量。最好選擇正規服務機構,并與經營者就服務項目、方式、時間、流程、收費等進行書面約定。

4月1日,民政部社會事務司副司長范瑜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舉行的發布會上也曾強調,凡是開展有償代祭服務的,服務項目和價格必須公示,不能亂收費。

此前,民政部還提出,對提供網絡祭掃服務的平臺、公眾號、網站,各地要加強評價監督,對違法違規者,要及時會同網信部門予以查處。

延伸 · 閱讀